全国免费咨询热线

400-123-4567(24小时服务)

全球旅行——避暑良方蕴藏智慧和风情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 张金萌 环球时报驻澳大利亚特约记者 达乔 环球时报驻埃及特派记者 黄培昭 环球时报驻法国特约记者 董铭】

  编者的话:近日,全球平均气温已连续多天处于历史高位。据巴黎市政厅官网消息,今年的“巴黎海滩”于7月8日至9月3日举办,地点是塞纳河右岸和维莱特低地,“躺椅、游泳、娱乐和放松,将让您在巴黎度过一个美好的夏天”。在其他国家,人们也有各自不同的避暑妙招,体现了人类的智慧与各地的风情。

  每年夏天,都有媒体报道印度高温热死人的消息。近年来,印度各大城市的高楼大厦越来越多,有观点认为,越来越多的西式现代建筑让印度的夏天变得愈发炎热。当地一些建筑和考古领域的专家经过考证提出,印度应该从杰出的古代建筑中借鉴防暑智慧。实际上,印度有些建筑已经在实践这一理念了。

  比如阶梯井,就是印度独特的避暑建筑。古吉拉特邦的帕坦王后井和拉贾斯坦邦的月亮井都有上千年的历史,这种从水井衍生出的避暑建筑,充分利用了地冷。无独有偶,有研究泰姬陵的知名学者披露,在泰姬陵这座举世闻名的建筑内,还有诸多大众不了解的细节,比如泰姬陵的地下有多间隐秘的清凉房。莫卧儿帝国皇帝沙贾汗和他的后妃们,当年来视察泰姬陵建设进度的时候,很可能就在这些房间中消暑纳凉。

  《环球时报》特约记者也曾在现代的印度住宅中,见识过这种古老防暑智慧的应用。一次,记者受邀去一位印度朋友家做客。他家是一座有小院的独立房子,据介绍是其父辈所建,已有50多年历史。进入内部才发现,这房子是个小型别墅,餐厅、厨房、卧室等位于地上,客厅、起居室却位于地下,可以通过内部楼梯下去。楼梯拐角处是神龛,供奉着印度的神像。在房子的地下部分,不用开空调就自然清凉。这种设计倒是与阶梯井以及莫卧儿王朝的隐藏房间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不论是在阿格拉的泰姬陵还是焦特布尔的梅兰加尔古堡,在这些印度古建筑的巨大窗户上都能看到石雕的细密格子窗棂。特别是在斋普尔的风之宫,953扇带有格子窗棂的石雕窗,使风之宫成为这座旅游城市乃至印度的标志。这种细密的由无数菱形组成的格子窗棂,当地叫作“嘉丽”。嘉丽有点类似中东风格的马什拉比亚花窗,可以有效地起到遮阳降温的作用,而且它不遮光不挡风,不影响建筑内外的空气流通。据研究,印度传统建筑中有不少类似的防暑降温智慧。比如,房屋朝向避免朝南;如有南向或者临街窗子,其开口宜小不宜大;城市街道不要太宽阔等。

  除此之外,印度传统的房子通常以黏土、石头或木头为建材,以茅草搭建屋顶,这样的房子凉爽且节能。近年,有印度机构向贫民窟的住户发放一种能够反射热量的白色涂料(如图)。将这种涂料刷在屋顶上,可以有效降低室内温度。在有着“蓝色之城”称号的焦特布尔,这种防暑方式得到推广。从梅兰加尔古堡望下去,许多蓝色房子都有一个白色的屋顶,成为蓝色之城的新气象。

  如果评选地球上最热的地方,那么,位于澳大利亚的库伯佩迪一定是最有竞争力的地点之一。与人们印象中桉树林遍布的澳大利亚东、西海岸不同,库伯佩迪是整个澳大利亚大陆上最高温干旱的地区,夏季气温常常达到50摄氏度。100多年前,丰富的“澳宝”蛋白石矿产资源吸引了大量探矿者来到这片不毛之地。不过,炎热的气候迫使当地居民不得不别出心裁地将住宅、商店、教堂、图书馆、博物馆等全都搬到了地下。

  欧洲移民来到澳大利亚后,库伯佩迪一度是一个令人望而生畏的地名。库伯佩迪位于沙漠地带,一年中有8个月的气温在35至57摄氏度之间,全年降水量仅为150毫米,完全不适宜人类居住。

  很久以前,探矿者在此地偶然发现了具有珠宝价值的蛋白石。当时恰逢“一战”结束,蛋白石让人“一夜暴富”的传奇故事,吸引了大量远征欧洲的和矿工不顾高温来此工作和定居。不过,“战天斗地”的日子让矿工们每天都处在挑战人类生理极限的边缘状态。经历过“一战”的老兵们发挥其挖战壕的技能,开始在沙漠中挖掘地下洞穴居住(如图)。地下20多摄氏度的环境终于给疲惫的矿工们提供了一个良好的休憩所。此后数十年,越来越多的住宅和公共设施都搬到了地下,地面上仅保留着通风用的管道和出口。乍一看去,库伯佩迪恰似科幻电影中人类移居其他星球后的场景。为了更好地发挥地下建筑的功能,当地人一方面将孤立的地下居民点和公共设施挖通,连成地下小镇;另一方面,还在有坡度的丘陵侧面垂直向下切掉土层,建造从侧面进出的大门。

  在上世纪80年代之前,库伯佩迪地下城本来只是当地人迫于高温想出来的避暑“土法”。然而,有商业头脑的居民1981年在小镇建设第一家酒店,逐渐吸引澳大利亚人来此旅游。尤其是来自东、西海岸的人们,住惯了沿海潮湿的绿色环境,偶尔到干燥的内陆“换个心情”,也是一种奇妙的体验。

  炎炎夏日,埃及首都开罗炎热难耐。这时,走街串巷的卖水人却能用他们销售的一种特殊饮料,让人们解渴,给人们带来些许清凉(如图)。

  卖水人的后背背着一只巨型的水壶,水壶的上方,十分醒目地插着一朵或者几朵鲜艳的玫瑰花,这算是卖水这一行当的“标配”了,也成了卖水人的标志性装束。卖水人的腰间,绑着一排能够放置多个玻璃杯子的架子,遇到有人买水时,卖水人便掏出杯子,把杯子灌满水递给顾客。清凉的饮料下肚,顾客顿时感觉神清气爽、非常解暑,卖水人此时却大汗淋漓,因为他们已在似火的阳光下走了很长时间。更重要的是,他们背着的大水壶最重可达40多公斤,最轻的也要25公斤以上。他们负重而行,嘴里还不停地吆喝,手里则拿着两片铜镲,边走边打,发出“锵锵锵”的声音以吸引顾客。

  卖水的职业在开罗是一个有着数百年历史的老行当,尤其在古代,开罗饮水困难,到了夏天,卖水人便把新鲜而珍贵的水卖给人们解渴消暑。如今,这一古老的职业早已日渐式微,开罗街头的卖水人越来越少,好在并没有绝迹。

  卖水人销售的水不是一般的水,而是用甘草等埃及本地植物做成的饮料。其中最常见的,是一种阿拉伯语叫“阿尔阿苏斯”的植物,它是甘草的一种,长在埃及农村。农民们待其成熟后采撷,拿回家用湿纱布包起来,撒上碳酸盐,再加水进行浸泡。次日拆开纱布,倒进大一些的器皿中,兑水,放凉,若干天以后即成饮料。

  埃及同行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水壶上的玫瑰是专门用来吸引顾客用的。“美丽的玫瑰花,与卖水人身着破旧衣衫的形象实在有些脱节,看上去难免有些滑稽,但正是这种落差使人们忍不住要多看几眼,接着产生想买一杯水的意愿。”

  对于法国人来说,暑期就应该是放下手头工作,放松身心去度假的日子。然而,并非所有人都有去旅游的费用和时间,可又不甘心窝在家里,于是浪漫的巴黎人想出了一个点子:“既然不能去看海,为什么不让海来看我们?”塞纳河边的人工避暑景点“巴黎海滩”应运而生,20多年来,已然成了法国夏日里一道独特的风景线年诞生以来,“巴黎海滩”如今已是第21个年头了。当年,当地市长受到法国北部城市圣康坦的启发,将塞纳河畔长达3.5公里的河岸改造成人工沙滩,放上躺椅和阳伞,以供那些没有去度假的人们休闲。这个设想一经推出,就受到了广大巴黎市民的欢迎。不少巴黎人还记得,当时一家人兴冲冲地带上泳装、玩具和野餐篮,到塞纳河边晒太阳、玩沙子的时光。“巴黎海滩”最开始只设在塞纳河右岸,之后扩展到塞纳河公园和维莱特低地,这个创意作为每年7月到9月的固定活动被保留下来,影响力波及全法国甚至是海外。

  塞纳河边这片“巴黎海滩”已陪伴了整整一代人成长,形式也在逐年变化,尤其是2017年,为该活动提供沙子的赞助商拉法基集团陷入税金丑闻,自此巴黎海滩上不再有沙子,人们也少了一份玩沙子、建沙堡的快乐。为了弥补这个遗憾,巴黎组织方在塞纳河上新建了更多的游泳池供人免费消暑,也在周边举办更为丰富的文化活动。今年的第21届“巴黎海滩”,塞纳河边布置了更多的棕榈树、更先进的降温喷雾设备,并将组织多次游泳比赛,充分展现巴黎的海滨魅力。

Copyright © 2014-2023 6t体育 版权所有 Powered by EyouCms    ICP备********号